工業 4.0 的反諷

2017-11-20 10:27:00
  • 工業 4.0 的反諷

終極的自動化是否無意間喚起了制造業的人文質感?

由西門子 (Siemens) 所提出,並由德國聯邦教育及研究部與聯邦經濟及能源部所認可的「工業 4.0」概念,正持續獲得全球的關注。工業 4.0 的核心價值爲,工廠將其實體技術數位化,讓廠房及設備間可以透過網際網路相互通訊。  依照産業的不同,實際所運用的技術也有所差異,但通常都由下列元素組成:聯網的機械、控制系統、物流設置、機器人、3D 印表機及自駕車。所有這些互聯的重點在于,機器及機器間的通訊可讓自動化及自主運作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– 因此,「智慧型工廠」這個名字也常常用于稱呼工業 4.0 的環境。 

Industry 4,0.png

四次工業革命 

毫無疑問地,在以前,相對于其他動物及非生物的物體,人類是聰明且有智慧的。是我們的才智讓我們與衆不同,並讓我們得以駕馭世界的其他部分。但在今日,我們把這個曾經專屬于人類的特質,運用在工廠及工廠內的設備上,以及行動電話和其他許多裝置和行頭上,因爲就某些方面而言,它們看起來像是會「思考」的。在制造業的領域,「智慧型」設備及系統的出現,造成了一般民衆及政府內代表人民之政治人物的恐慌,擔心其工作會被自動化系統取代。在人們所擔憂的所有「智慧型」科技中,機器人這個人造的人類翻版,被認爲是最具威脅性的。感覺上,機器人正在積極取代真人。

Realtime data from cobots.png

在邁阿密的新創公司 Creating Revolutions,其執行長 Einar Rosenberg 直接在手機上收到即時資料,通知 UR3 協作型機器人的産能數量。

事實是,從産線工人的角度來說,機器人 確實 正在取而代之,因爲越來越多的企業正在努力打造工業 4.0 環境。但如果我們以更宏觀的角度來說,機器人及其他工業 4.0 技術所創造的工作機會,事實上比其所消滅的還要多,之前每一次工業革命所創造的就業機會也都是淨成長的。但這對産線工人來說沒有用。他心知肚明,他非常有可能會被取代。這就像是被寫在牆上一樣,或者,該說是寫在「智慧型」白板上。廣受引述的「工業 4.0 設計原則」裏,表明了機器必須能直接相互通訊,並進行那些真人勞工所不喜歡的、耗力的或危險的作業。而網宇實體系統要能夠獨立進行決策,且盡可能自力完成工作。這涵蓋了全球大部分工廠中,很多過去由真人所從事,且現在仍由真人所從事的工作。

Customization with collaborative robots.png

消費者越來越想要客制化的産品

相當有趣的是,伴隨著工業 4.0 的趨勢,還發生了一個情況,乍看之下是難以發現其關聯的:消費者想要 更加個性化 的産品及服務。量身打造的汽車。「個人專屬」的牛仔褲。在底特律手工訂制的手錶。越來越多的消費者購買能夠彰顯其個人特色的産品。在這些産品之中,有的是高階消費品,消費者要付較高的費用來換得手工精制和/或個人化。而其他産品,像是手工精釀啤酒,已經越來越風行,雖然訂價較高,但也不能定位爲高階産品了。這裏産生了工業 4.0 的第一個反諷:如果要達到消費者所需之更加個性化的産品,通常都需要更高程度之自動化及  個性化的工業 4.0 制造環境。要讓産品具備人性化之特色所需的人力,比以前都還要少。

Customiza - personaliza with cobot.png

工業 4.0 的設置讓制造商可以每一批更小量的方式運作,創造更大幅的産品多樣性及專屬性,對個別消費者來說,也就是個性化。由于制造系統相互連結,又透過網際網路連接了消費者,以電腦買家爲例,工業 4.0 可實現線上「自己訂做電腦」,滿足今時今日消費者的個性化産品需求。再舉例來說,以電動車制造商爲例,即使在購買後,工業 4.0 仍可讓電動車制造商透過下載更新的方式持續改良並提升其産品,讓車子好像會回應車主的需求,如同真正的生物一般。

Smart factory .png

未來的智慧型工廠,具備了個性化且即時的生産線

優傲科技相信,由工業 4.0 所帶動的下一階段大量個性化,將會再次地引入真人勞工親自處理其生産的産品。因爲,雖然工業機器人及其他工業 4.0 技術具備了高速、精確及紀錄資料的能力,但其實它們並非真的有「智慧」。它們可以按命令辦事,然後在進行中收集資料。但那些真人勞工,包括機器人很可能會取而代之的那些産線作業員,能力卻更加強大。真人勞工對流程、做工及消費者需求的瞭解,是機器人永遠無法取代的。舉例來說,真人可以運用其美感來判斷待完成的工作,並運用創意來尋找改善的方式。機器人既無美感,也不具創造力。但這些真人所具備的特質,正是今時今日的消費者所想要的。

這也是優傲科技選擇投資 協作型機器人 的原因之一,因爲「協作型機器人」不是真人的替代品,而是真人勞工手中的工具。我們相信,工業 4.0 的出現,其價值不在于以機械取代工廠作業員,而在于讓真人回歸全球制造業,成爲不可或缺的一股力量。也就是說,至少在做爲自動化平台的這件事情上,我們認爲工業 4.0 終將自取滅亡。這也就是工業 4.0 的第二個,也是最大的反諷。

想要進一步瞭解協作型機器人及工業 4.0 嗎?在此下載白皮書